你知道我们的第二个大脑在哪里吗?

Categories:

你肯定遇到过心情郁闷的时候,吃个东西就好起来;或者焦虑的时候总想上厕所。其实不管是内急或是想吃东西,都是你的“第二大脑”指挥的。而这个第二大脑就是你的肠道。相信大家都看到过这么一句诗:酒入愁肠愁更愁,肯定有过困惑,这心情愁苦喝个小酒,为何连肠子也愁?

大量的研究验证表明,肠道里的细菌不仅能影响人的身体健康,还可以显着影响人的精神状态,肠道的坏细菌如果增多,是可以让人发生抑郁或者焦虑的。有时候你“愁”,有可能是因为你的肠胃在“发愁”。所以说在古人的诗句当中频频出现的“愁肠”二字,并非只是文人的矫揉造作,还真的是有科学支撑的。

肠道微生物是肠道和大脑沟通的桥梁

那么,为什么肠道和精神状态之间会出现如此强烈的关联性?医学界对此的看法也是众说纷纭,有科学家认为,就人而言,早期胚胎发育中产生的神经嵴,一部分进入了中枢神经系统,另一部分变成肠神经系统,通过迷走神经连接两者——颅脑和肠脑。

当“颅脑”面临惊恐时释出的应激激素,会冲击胃脏以产生痉挛;惊恐又引起交感神经影响“肠脑”的血清素分泌量;应激激素过分刺激还会导致腹泻;当情绪压抑时,食管神经受到高度刺激会感到吞咽困难;“颅脑”释出的应激激素,还会改变胃脏与食管间的神经功能,导致胃灼热。

肠道是人体的最大内分泌器官,胃肠道分泌的几十种激素细胞广泛分布于胃肠道壁,参与不同功能的调节,与感觉密切相关的激素是多巴胺、5-羟色胺。

多巴胺有兴奋作用,如果体内多巴胺水平过低,就会使人的情绪低落,产生厌世、对事物没兴趣、提不起精神等坏情绪。

5-羟色胺又名血清素,是一种神经递质,能让我们产生愉悦的情绪。当体内血清素不足时,人们会烦躁易怒,失去理智。

这两种调节情绪的物质在大脑中也存在,但大脑分泌血清素只占全身的5%,而95%的5-羟色胺在肠道里合成。

刊登于Cell杂志的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能影响血清素的合成。加州理工学院的生物学家在小鼠实验中发现,肠道内“无菌”的小鼠,血液中5-羟色胺的含量要比正常小鼠低了大约60%。研究者发现,有约20种产孢类细菌被认为与5-羟色胺的含量有关。研究者将这些菌种植入无菌小鼠体内,发现5-羟色胺在肠道和血液中的浓度都出现了显着上升。

加拿大小镇沃克顿(Walkerton)2000年曾经遭受一场大洪水,细菌污染了当地的水厂,结果小镇有2300人遭受了严重的胃肠道感染,后来又发现这些本地感染者有许多人同时罹患焦虑、抑郁等精神问题。这就是一个肠道影响大脑功能的典型例子。

肠道微生物决定了你的口味

Cell杂志上曾刊登文章称,怀孕后准妈妈们的肠道菌群会发生变化,它不仅是让妈妈们变胖的原因,还会因为产生胰岛素抵抗而造成孕妇高血糖,但这血糖的升高也是为了保证为胎儿提供足够的营养。

研究者认为,肠道微生物通过影响迷走神经,来控制人体对食物的喜好。而这些肠道菌群控制人体的饮食习惯,是出于自身的生存策略。比如,某些菌群让人体嗜好垃圾食品,达到消灭另一些菌群而一方独大的目的。

有些准妈妈在怀孕后,口味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还会半夜喊饿,到真买回来却又没有胃口了,这折腾人的始作俑者就是肠道微生物。

从目前的研究看来,保持足够的膳食纤维摄入,让肠道微生物发酵出更多的短链脂肪酸,对维持身体血清素、分子的水平非常关键。

不乱用抗生素、不抽烟。长期用抗生素,会减弱肠道的抵抗力和免疫力,引起免疫力下降,导致致病菌生长,引起菌群失调。而抽烟可使肠道运动功能紊乱,造成蠕动亢进或抑制,加重腹泻或便秘的症状。

增加益生菌的摄入。益生菌能给人体提供必需的维生素供给,改变肠道内环境,抑制有害菌和外来病菌生长,改善过敏、进行免疫调节,从而维护肠道菌群平衡,提高其免疫力。想从根本上控制肠道的问题,那么就要从饮食结构入手,以促进肠道内益生菌的活性,使肠道达到一种健康稳定的状态。

保持愉悦的情绪。既然肠道是人的“第二大脑”,学会调控和驾驭自己的情绪,保持一颗淡泊宁静的平常心,对维护肠道内环境稳定大有裨益。

没有回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