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好医护」外科护士长朱守林:伤口上盛放的玫瑰

Categories:

外科护士长朱守林:伤口上盛放的玫瑰

说到世上美到让人心颤的花,雍容典雅的牡丹,纯洁无瑕的白荷,清香扑鼻的茉莉,骄傲冷艳的梅花都算得上,可很多人并不知道,有一种花,它只在伤口上盛放,美得惊心动魄,它娇艳的颜色彰显着生命的不屈顽强和对健康的热切渴望,只要生命常在,它就长开不败,它就是伤口造口玫瑰。

除了糖尿病、外伤引起的破溃创面外,「造口」一般人更加陌生。造口即消化系统、泌尿系统疾病引起的,需要通过外科手术治疗对肠管进行分离,将肠管的一端引出到体表(肛门或尿道移至腹壁)形成一个开口,达到给肠道减压、减轻梗阻、保护远端肠管的吻合或损伤,促进肠道、泌尿道疾病的痊癒,甚至挽救患者生的目的命。由于造口组织呈鲜红色,因此被形象地比喻为造口玫瑰。

朱守林就是呵护这朵玫瑰的人。

朱守林是护士,但她的资历却足以打破人们对护士的固有观念,苏州医科大学护理学硕士,拥有普外科、肿瘤外科、肝胆外科等多科室经验,她更是我市首位国际造口师,市第一人民医院造口门诊的首位坐诊护士,是在临床上可指导医师、参加会诊、进行科研创新的精英型人才。

然而过去的一切荣誉和取得的成就,朱守林很少再想,每次她头戴燕帽、身穿护士服在门诊、病区奔波时,在患者病床前处理一个个棘手的问题时,她都会时刻提醒自己:「我是个掌握造口技能的护士,我护理的是伤口,温暖的是人心。患者活得有尊严,有质量,是我工作的最高追求。」

朱守林,市一院外科科护士长,她是一位在伤口上播种玫瑰的人。最近,她更是以其感人的事迹而荣膺「感动港城十大医护工作者」。

为每个伤口书写暖心的结局

1994年,刚从连云港中药学校护士班毕业的朱守林进入市一院,却没想到,就此开启了她的「普外生涯」,至今已有23年。

朱守林是个颇有眼光的人,从踏入临床的第一天起,她就深切感受到临床工作对职业素养和个人积淀的高要求。「虽然在学校我们储备了大量的专业知识,但随着生活环境、自然环境的不断变化,疾病、病毒、细菌本身也一直在进化,因此每年临床诊疗共识都在更新,每4-5年某些疾病的相关知识可能要更新一半,这意味着从理论上说,即便是医学权威,也要持续学习新知识。所以医师必须时刻学习,护士也不能例外,否则医护工作就会在临床脱节,再专注于之前的『打发量』,迟早被淘汰,特别是干外科。」

于是从学校毕业2年后,朱守林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充电提升。1996年她考入南京医科大学攻读护理学专科课程,2000年又考入本科部。事实上在2002年她本科毕业时,她这样的护士在市级医院已是凤毛麟角,加上其间她又积累了普外科丰富的临床经验,已经成为护理一线的骨干力量,足以「躺在老本儿上歇会儿」了,但临床上一个令人揪心的现象又挑动了她敏感的神经。

在外科工作,朱守林每天都要面对血淋淋的伤口、腐烂破溃的创面和患者痛苦的呻吟,其中不少患者由于患处久治不愈或不懂得护理自己的伤口,甚至还要面临溃烂截肢的不堪结局,直至丧失正常生活的权利。另一方面,护士因缺乏造口护理知识,不能护理好患者,这让身为护士长的朱守林心情压抑。

「几乎每个棘手的伤口都有一个心酸的故事,而这样的故事都有一个无奈甚至悲伤的结局,这些患者过着不方便甚至没有尊严的生活,他们即便没有生命危险,可这样的日子不煎熬吗?所以我就想,可不可以为他们的故事续一个温暖的结局。」

于是,朱守林和伤口造口有了第一缕联系。

化腐朽为神奇的港城第一手

伤口、压疮、失禁、糖尿病足、药液外渗、消化系统和泌尿系统癌症术后造口……这些患者的痛苦,常人很难体会,由于他们的创口外露、经久不愈,如果护理不到位,很有可能加重病情,最终导致残疾甚至死亡,即便没有生命危险,他们也会终日被感染、溃烂、恶臭、脓血、粪便困扰,继而导致严重的心理问题。可直到2008年,我市都没有一个专业护士能够娴熟地处理这个问题,朱守林做了第一个。

2008年,临床的需求推动护理专科发展,恰在这时,伤口造口护理在国内方兴未艾。听说省护理学会举办伤口造口专科护理学习班,朱守林凭借自身的勤奋努力被省南京国际造口学校录取,成为第二批学员,并通过严格考核取得资质,成为我市首位国际造口师。2009年2月,在院党委的支持下,她创立了市一院伤口造口门诊,并成为首位坐诊护理专家,也是我市第一位坐门诊的专科护士。

朱守林每天要处理各种各样的创面,甚至是腐烂、恶臭、沾满脓血粪便、爬满蛆虫的的伤口,不管多令人作呕,她都能坦然面对。曾有一位患者不无动容地说:「护士长,我身体上不断冒出的一个个伤口窦道,淌着脓水,发着恶臭,连我都觉得恶心,而你还认真地给我护理,我真的既惭愧又感动!」

朱守林坐门诊不会隔着桌子,她常弯下身来托起患者的患处细看,诊室外总是排着长长的队伍,新患者的家属常不耐烦地抱怨,老患者就会替她解释:「护士长对每个人都很细心,不要急。」

因为常年劳累,朱守林总会腰酸背痛,有时换一次药都会大汗淋漓,这么多年来,她始终与伤口造口为伴,面对溃烂、流脓和难掩的恶臭,她的第一反应永远是弯下腰、低下头。很多小护士都说,朱护士长似乎不懂得嫌弃。而她说,恶臭、脓血可以帮你判断患者的病情,不可以逃避。

曾有一位压疮患者来换药,当朱守林打开他伤口上的包扎时,新来的小护士惊叫出声,原来,那伤口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蛆虫,不时蠕动着钻进钻出。回忆当日的情景,朱守林非常诚实:「那一刻,我真的觉得头皮发麻,背嵴发凉。」可即便如此,朱守林依然凑近到一个拳头的距离,一条一条清理着虫子,花了几个小时才处理完伤口。

「患者把自己最不堪的一面给我们看,需要很大的勇气,我们只有做得更好,才能回报得起这份信任。」

硕士护士洋溢白衣天使情怀

23年的临床打磨,9年的伤口造口学钻研,朱守林深受患者、医生乃至整个行业的肯定和赞许。2009年2月造口门诊开设后,患者络绎不绝,有时必须加班到中午一点钟,方可处理完毕。在朱守林的努力下,伤造口门诊量由当初的每年560人次逐年攀升,去年已上升至近4000人次,并对赣榆、灌云、灌南、东海开展会诊指导,解除了大量慢性伤口及造口患者的痛苦。

即便这么忙,朱守林也没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她又先后在肿瘤化疗科和肝胆外科担任护士长,活跃在临床一线,更于2014年6月获得南京中医药大学护理学硕士学位,成为一名学历、资历、专业素养「三高」的护士。她同时还是连云港市伤口造口失禁专业会主任委员、市一院外科科主任、伤口造口学组组长、省护理学会选聘的省级临床护士工作能力考核考官,并打造出了全院首个优质护理病房、首个省级示范病区和全院压力性损伤网格化质控网络。

每一天,朱守林都以高超的技艺护理患者、治癒伤口,怀着深沉的爱,抚慰着患者心灵上的创痛,她是护士,但更是一位心灵造口师。朱守林的「金字招牌」,不用挂在墙上,早已凝入了一个个已经癒合的伤疤里。

没有回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