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杜克大学蒋蔚教授教您认识“双心疾病”

Categories:

【专家简历】

蒋蔚,美国医学博士,杜克大学医学院内科、精神病和行为学科终身教授,博士后导师,杜克大学医学院神经心理心血管实验室主任,杜克医学院心脏中心,心- 脑分中心主任。持有神经精神病学和内科学双重美国医学注册行医资格和执照,杜克大学医学院内提升的首位女性精神病和行为学科终身教授,也是全美国神经精神病和内科联合学科的首位女性终身教授。

多年来致力于心身疾病的研究,首次阐述由精神压力引起心肌缺血的社会生物因素,和艾司西太普兰治疗精神压力引起心肌缺血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用研究手段证实了不良精神状态对人体的不良影响,促使医学界认识并接受加强精神心理健康的重要性、迫切性和广泛性,对西方国家转换心理健康管理模式即将心理健康管理从局限于精神病院转到精神病院外和非精神病专业多学科领域诊治起到推动作用。多年来对我国医疗系统的改进,尤其在我国的医学教育和精神心理健康服务方面倾注了大量的热情和心血。

发表医学论文上百篇,主编和参与编撰医学教科书十余本,是国外数十家医学杂志社的专家顾问和杂志编辑。2009 年被评为杜克大学之星,2011 年获得杜克大学医院院长的特别奖励。先后主持和参加科研项目或课题几十项,其中有两项课题是由美国联邦政府科研中心资助的迄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关于精神药物对心脏病患者影响的临床试验。

一名白人女性,43岁,无既往病史。在听到妹妹被妹夫杀害消息的5 小时后,感到头晕,并伴有短暂昏厥。20分钟后在当地急诊室被发现重度心力衰竭,左心室射血指数低于10%。经过一周的抢救,左心射血指数恢复到50%,但是由于大脑存在多区域缺血性病灶,患者的认知功能出现明显下降。

一名亚裔男性,52 岁,既往病史有高血压、脑中风(中风后左侧肢体运动障碍但可以自理),曾因急性心肌梗死行冠状动脉搭桥术。患者因为夫妻离异、中风后无法继续工作且无力承担孩子上学的经济负担,自觉精神压力很大。患者在急性心梗约一年后的3 ~ 4 个月内,因心绞痛反复住院7 次,冠状动脉植入10 个支架,但是心绞痛症状仍得不到缓解。精神科会诊发现患者患有焦虑和重症抑郁。此患者在服用选择性5- 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和接受行为心理干预后,心绞痛明显好转。

什么是“双心疾病”?

蒋教授介绍,以上两个案例是对临床上“双心疾病”患者的典型描述。所谓“双心疾病”,即心理-心脏疾病,是指因为大脑- 心理- 心血管环路紊乱而造成的疾患。一些强烈的情绪波动可以导致心绞痛的发生甚至猝死,这个场景在几百年前就已出现在文学作品和医生的日志里。传统的生物医学模式仅仅关注患者的躯体疾病,往往忽视患者所隐藏的心理疾患,患者常常以胸闷、胸痛或心悸气促到心内科就诊,患者本人甚至是心内科医师都以为是心血管疾病所致,但实际情况却可能是因为大脑- 心理- 心血管环路的调节紊乱,如焦虑、抑郁等心理障碍所引发的躯体症状或病变, 而临床常规检查探测不到。由于专科医生不具备精神心理方面的知识,“治标不治本”,往往导致患者的误诊、漏诊,患者得不到真正的救治。

随着医学研究手段的提高和医疗模式的改变,人类对大脑的一个重要但又被长期忽视的功能,即情绪思维及心理行为的发生以及它们与躯体疾病的关联(也称“心身疾病”,即心理- 躯体疾病)渐渐受到研究者的重视。“双心疾患”属于心身医学的一个范畴。用科学的手段认识抑郁、焦虑、恼怒和压力过大等精神因素与冠心病和心力衰竭之间的关系,包括对起病、预后、发病机制以及干预治疗等方面的认识,也仅仅是发生在最近半个世纪内的事情。

精神心理疾病与心血管疾病密切相关

蒋教授谈到,抑郁、焦虑、精神压力过大、缺乏社会支持、创伤后紧张综合征等都与心血管疾病有着明确的相关性。迄今为止,除了某些治疗精神疾患的药物或毒品,我们还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证实某种精神心理疾病可以像传染病一样的直接引起心血管疾病的发生、发展和预后不良。目前研究提示,由大脑- 心理- 心血管( 或躯体) 环路的紊乱而造成疾患是一种极其复杂的过程,取决于个体的基因结构和表达、各个系统或神经体液中某些神经递质或化学成分等在应激状态时的调控能力和调控过程等,而这些功能可受到个体内在的情绪与心理行为的影响。确切地说,精神压力本身不会像传染病似的直接导致疾患的发生,而敏感人群对不良情绪产生的负面回应是导致健康度降低及疾病发生、发展和恶化的关键。研究报道,几乎所有的非感染性疾病都与精神压力和不良情绪有着不同程度的关联。

蒋教授指出,北美、南美、欧洲和亚洲部分国家的长期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比较一致,患有抑郁、焦虑、睡眠不足、自觉压力过度、自觉缺乏社会支撑、创伤后紧张综合征等人群的心血管疾病发病率和死亡率较没有这些精神心理疾病的人群明显增高。由于不同项目的具体测试方法、受试者数量和特点以及追踪时期长短的不同,不同研究中流行病学调查所得出的影响程度值稍有不同,总的来说,精神障碍与心血管疾病存在明显的相关性。另外,对于精神障碍引起的心血管疾病的发生,女性的易感性明显高于男性,而不同受试者之间的年龄和区域相比没有明显差异性。

相对而言,由于心血管疾患引起的精神心理疾病多半源于心血管疾患导致的大脑器质性病变,会直接导致部分脑功能的损害或丧失,如中风后导致脑局部或大面积微循环出血或缺血,引起抑郁、痴呆、谵妄等。此外,临床上一些患有器质性心脏病的人,手术治疗虽然非常成功,但是在救治的过程中所经历的急救、手术、病友的死亡等打击,加上患病后多种不适应及对疾病预后的担心,容易产生抑郁、焦虑等精神心理障碍。

“双心疾病”的干预治疗

蒋教授坦言,对于“双心疾病”的干预治疗,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提高易感人群对“双心疾病”的认识以及增强其对精神压力疏导的能力和技巧。迄今为止,临床研究证实有氧运动、心理减压和选择性5- 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的药物都有减少精神障碍诱发的心肌缺血或左心室功能障碍发生的功效。另外,从一级预防和二级预防的角度来看,以上措施可不同程度地减缓既有心血管疾病的发展,并且还可以改善由精神心理疾患而诱发的心血管疾病的不良预后。同时,积极有效地预防和控制心血管疾病也可降低心血管疾病导致的精神心理疾患的发生,但具体效果,尤其是对既往存在的由心血管疾病导致的心理疾病患者的预后作用有待更多的临床研究来证实。

如何进行自我心理调节

生活中许多常规的活动锻炼如散步、跑步、舞蹈、打太极拳、球类运动、打坐- 冥想等,提高心理成熟度和自我心理减压,保持健康饮食和充足睡眠等良好的生活方式,都是自我心理调节的好方法。这些方法中,人们也许对提高心理成熟度和自我心理减压相对陌生,甚至会认为自己没有精神疾患, 所以不需要心理减压和提高心理成熟度。实际上促使心理健康不仅仅是为了修复创伤、治愈心灵,最重要的是增加幸福感和提高生活品质。人的心理成熟度是一个持续不断的,类似乘坐螺旋式阶梯缓慢上升的,从幼稚逐渐接近成熟的过程。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说自己的心理是绝对成熟或健康的,因为人的心理成熟度会因为成长过程中各种各样的经历退化,可能会变得更幼稚。

蒋教授介绍,目前临床上有许多具体的心理干预方法来指导自我心理减压和提高心理成熟度。从原则上讲,所有的方法都立足于提高人们对自己潜意识的认识、了解和控制。人们思维中存在一些特定的、约定俗成的、隐藏在潜意识里的负面认知,比如“非黑即白的绝对性思考”、“任意推断”、“选择性概括”、“ 以偏概全”、“ 过度引申”、“ 过度夸大和过分缩小”等心理行为方式,这些负面认知主导着自身的情绪变化和躯体感受。人们最易感知的是躯体症状,而感受到的情绪变化往往是模煳的、非特异性的。在学习对潜意识的认识、了解和控制的过程中,人们逐渐认知到躯体症状、情绪变化和潜意识负面认知三者之间的联系,进而降低负面认知发生的频率和程度,进一步提升积极认知的发生频率和程度,随之而来的结果自然达到自我心理减压和提高心理成熟度的目的。

最后,蒋教授指出,“双心医学”遵循社会-心理- 生物的医学模式,强调对患者进行多层次多角度的综合干预治疗,强调健康的躯体和健康的精神心理状态的和谐统一。医疗工作者们应树立关注患者精神心理健康的意识,在诊治患者的躯体病变的基础上,也应关注他们的精神心理状态,使单纯的注重改善躯体疾患的模式转变为躯体、行为、心理并重的规范化诊疗护理模式。

查看历史消息,了解更多知识

欢迎转发到您的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当地订阅《保健医苑》!

没有回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