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准确地解释一个梦(四)身体内外刺激、人为干预对梦的影响

Categories:

一个人只要正常而不受干扰地从睡梦中醒来,不论入睡前身体多么劳累、睡眠时间如何短暂,我们都会感觉很轻松,这多亏了在精神和物质层面睡眠和梦对人体的修复作用。即使倦意卷土重来,这短时的爽快也是显着的。也许劳累的身体正需要这种多轮的的重复入睡。然而我们也有一觉睡到大天老明的时候。到底是哪些因素影响了我们的睡眠和做梦?

干了一天的力气活,晚上的梦中还在干,这是我们逐渐醒来时,躯体上的劳累感在我们梦中的反应。在有病睡眠中我们也做常做这种干活的梦也是由于身体不适所造就的。由于疾病起因和症状的多样性,在梦中的体现也各不相同。这些情况,《黄帝内经》和周公解梦都有提及。如《黄帝内经素问》中说:「肺气虚,使人梦见白物,见人斩血借借;得其时,则梦见兵战。肾气虚则使人梦见舟船溺人;得其时,则梦仗水中若有畏恐。肝气虚,则梦见菌香生草;得其时,则梦伏树下不敢起。心气虚,则梦救火阳物;得其时,则梦燔灼。脾气虚,则梦饮食不足;得其时,则梦筑垣盖屋。」在周公解梦中有:饮酒至醉主疾病、贵人赈宴主疾病、死人食者主疾病、刀割猪肉主疾病、食猪肉主疾病至、食烂瓜主生疾病、食柿食杏主疾病、夫妻相骂主疾病、征人回者主疾病、就人卜易主疾病、法师登座主疾病等等。

然而病梦是分两种情况的,反应当时正病的和预言稍后发病的。周公解梦中说的大部分属于后者,但有些病情已分明在梦中初现端倪。如食猪肉、烂瓜、柿、杏等说明我们的口腔和胃肠中已有了不舒服的感觉。

反应当时病况的真正的病梦,基本上不含有对未来的预兆意义,因为预知梦似乎更有赖于一个健康和放松的躯体,况且能反应两件事的梦是不多的(正常情况下,哪怕一晚上多醒多梦也往往只反映一件事,例外的情况发生在两次睡眠间你又做了其他的事),更何状一个病痛的身体已经让我们的大脑神经应接不暇了。

但正常情况下我们的梦情还是会受到其他因素制约而走形的,有身体内外的刺激和个人主动性的影响.包括自身生物钟、睡觉姿势、体外的声音、温度和碰触、近期心理状态、入睡前的意念和自身动作等等。比如有关喝水、进食、大小便、喜怒哀乐等很多梦,就常常出现在我们的十二经脉中的相应经脉当旺的时刻。因为人是大自然的组成部分,人的生活习惯应该符合自然规律。应该与人的脏腑在12个时辰中的兴衰相向而行。如果我们的作息时间打破了这一规律,旺经阳亢之势就会更加强烈地凸显梦中。那些来自未来的信息仿佛更习惯于借势我们的旺相经脉而展现。身体健康作息时间有规律的人相对来说此类梦中的感受就不太强烈。梦醒后舒坦值也高。

大脑的相对独立性和睡眠躯体的高度瘫痪性其实能隔断大部分的身体不适,包括酸麻胀痛痒和喜怒哀乐愁等、在有梦阶段我们的感官才逐渐轮流醒来,此时不仅能感受到梦境刺激,还常常能感受到身体内外的物理和化学的等各种刺激,各种刺激叠加到一定阈值我们便会醒来。在此期间,外界的声响和碰触也能变成我们梦的一部分。但常是走样变形的,汽车的鸣笛可能变成牛叫,爱人对你的拍打可能变作锤击,被褥手臂对胸部的压迫可能变作一个似猫似虎的家伙伏住了你,俗称压虎子,有时的刺激已经很清晰,可我们还一时醒不了,这就是清醒梦,因为我们看真实世界的眼还没醒来,此时有人还可以随心所欲乘梦而游,掌握一定的主动权。有一类特殊的所谓「梦中梦」,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在梦中我们做了个梦没当回事;一种是意识到自己做了个梦,却老是纠结自己到底醒没醒来的梦。等自己真正醒来才知道我们刚才只是做了个梦,这样的梦其实并非清醒梦,而且多是一个谐音梦,代指虚假、妄想或人生梦想之类。

那些短暂的睡眼如打盹或入睡前的小眠则是全部的有梦睡眠。在接受外界刺激或自身功作或心理影响下’更能改变梦的内容。如看着电视打盹、听着手机入睡、答非所问的边谈边睡、边拍娃娃边睡、开车犯迷煳等等。梦游的人也有答非所问后接着入睡或受刺激完全醒来的两种情况,前者醒后全然不知,后者却能感觉到刚才做梦,却又觉得梦境与现实有些交叉和模煳。

那些被身体外刺激影响了的做梦部分一般不具有预兆意义。但安稳入睡前或半夜小醒间自己有意对入睡施加的念头不仅能达到梦有所思的效果,还能预言未来事,后者还能做「连续剧」式的梦。这些念头让早年的所谓「预言大师」们能提前「看到」火箭发射是否顺利。也许易经中的部分卦爻辞也来源于这些意念。这些念头的威力不容小觑。在此让我们想想一下那些在神位前念念有词的人。

没有回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